2017年3月7日星期二

强制流产受害者 我不是最后一个


女权无疆界 组织 特此 感谢妇权中国组织
張玥
           20173


        我叫张玥,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美国传统基金会给我这个机会,感谢女权无国界(WRWF)的邀请和中国妇权(WRIC)的介绍,让我能站在这里讲述中国政府卫计委属下的有关人员对我进行强制堕胎的悲惨经历。曾经这是一段我最不愿意回首的往事,甚至一度被我视为极度羞耻的事情,不敢告诉任何人。但是今天我明白,受害者必须勇敢的站出来说出真相,让世人看清中共的计生政策依然在继续杀人、罚款及迫害妇女,中共无论是否修改其政策,残害妇女、毁灭生命的事情依然继续发生。
网络图片:中国堕胎受害女性




       20138月底,我感到恶心反胃,身体不适,我以为自己患了什么病,到医院检查,结果医生告诉我说:你已经有了身孕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先是惊喜,年纪已经不小,也有一个做妈妈的心愿,尤其是每次看到朋友同学和她们的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特别羡慕,特别想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欣喜过后,又很担心,内心感到挫折,因为我未婚,并且,在还没有发现自己怀孕之前,已经和男友分手。在中国,未婚女子想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我为我孩子的未来担忧,担心他(她)不能上到户口,这意味着无法上学,无法接受教育,也无法获得到医院注射各种疫苗的权利,将来也难以安家立业。但怕归怕,想做妈妈的权利和保护生命的天性让我继续偷偷的孕育着我的孩子,每当那小宝宝在我体内悸动时,我感到欣慰。

      大约在我怀孕5个月的时候,我怀孕的消息被政府计生委知道了。有一天社区居委会带着计生委的工作人员等在我家门口,刚开始还装模作样的,问东问西,后来就直说,是来给我做思想工作的,他们说我这个情况,要么引产,要么为了上户口缴纳高额的社会抚养费。他们说要我好好想想就走了。

      我还是坚持继续怀着我的孩子。
      20143月初的一天,也就是我怀孕6个月的时候,我们社区街道计生办的工作人员突然闯进我家,说我未婚非法怀孕,立即要我做出两个选择,一是要求我强制引产;二是缴纳社会抚养费。否则就算是生下来,没有户口什么也干不了等等。还威胁说要告知银行,没收我家房产,告知我的单位,开除我,让我失业等等。我痛苦万分,两个选择我都做不到。


      工作人员走了之后,我立马查询了江苏省计划生育政策和江苏省社会抚养费管理办法,得知以我的年收入水平,要想给孩子上户口,至少要缴纳大约40万元人民币的社会抚养费,即罚款。缴清罚款后,才能凭收据去派出所上户口。而我根本无力承担这笔巨额费用。根据江苏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六章第四十一条具体标准(二)非婚生育一个子女的,按照基本标准的0.5倍至2倍缴纳社会抚养费。城镇居民以子女出生前一年设区的市或者县(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计征的基本标准。实际收入是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收收入二倍以上的,除按照本条第三款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外,对其超出人均收入部分还应当缴纳一倍至二倍的社会抚养费。 2013年南京市居民人均收入为39881人民幣。


      倒楣的我于2013年恰恰是参加工作以来收入最高的一年,这一年市场好,我的销售产品数量大,所得奖金相应也高,按照我大约3万美金的年收入的比例,我必须交付6万多美元的社会抚养费。但这不是每年的事情,之前多年所赚的钱,仅仅够自己吃饭,有事还不得不向银行贷款来支付一些生活上较大的开销。



       但我绝不想因此放弃一个无辜的小生命,我母亲也于心不忍,可怜她四处求人、多方打听,最后告诉我说:到生孩子的时候,可以送礼找医生关系生孩子,以及通过派出所的户籍警走后门,也许花点钱可以先上户口。


        20143月中旬,计生委一行67人强行到我家,他们派2个人守在我们家,另外4个人把我连退带拉把我推上守候在我家门口多时的一部车,我妈无奈也跟着我一起上车到了医院。在医院,医生当天下午就朝我的腹部注射了一针催产素。我浑身发抖,不停地喊叫,挣扎,医生打完针人就走了,之后数小时肚子疼痛难忍,到了晚上开始流血和液体,肚子剧痛,又过了几个小时,先是羊水囊,后来孩子就出来了,我不敢睁眼看,一个鲜活的生命无声无息,就如此毁灭!我哭喊着、怒吼着,医生护士们拿走了那小生命,我想求他们留下,可却发不出声音来。接着,医生给我打了另一针,说是止痛的,但痛苦并没有结束。他们在做清宫程序的时候,可能是我的叫喊声让医生不耐烦,也可能是麻药品质不好,麻药不起作用,我痛得死去活来。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像被开肠破肚。

我不停的哭喊,那孩子还那么小,甚至都没有睁开眼,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喊我一声妈妈,甚至没有哭一声,就被政府强制剥夺了生命。

我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而我的相恋多年得男友连看都没有来看我一眼,更别说给一句安慰的话!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做恶梦,梦到我躺在手术台上,肚子被剖开,人已经去世了,地上流了一大滩的鲜血,心脏、肠子等等各种内脏也在地上。有时是梦见我的孩子,一个小生命躺在血泊中,问我为什么不要他......


在中国传统文化及落后的观念里面,这是件非常羞于启齿的事情,未婚先孕不仅违反了国家的法律,还代表我不是一个正经的女孩,有人甚至形容像我这样怀上第一胎就是死胎的女性的子宫为死过人的房子,意思是谁敢住在死过人的房子里?以后就是结婚了也不吉利,怀孕也难。因此,我不敢告诉任何人,精神恍惚萎靡,有一段时间总好像能听到身边有孩子的哭声。我什至觉得,是我自己做错了,我责怪自己不应该没有结婚,就意外怀孕。是我自己害死了我的孩子。身心的惨痛,曾让我一度不想活下去,

      我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母亲,是她陪我度过了那段最绝望的日子,多方开导和安慰我,鼓励我多出去旅游学习。在妈妈的鼓励和帮助之下,于201412月份我来到美国。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我感受到开放的社会文化,感到了人权、民主和自由的气息,这一切给了我扬起生活风帆的勇气,于是20155月我在纽约申请就读一家语言学校,我想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强英文沟通能力。


      我记得我刚刚去语言学校不久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上课讨论到家庭和婚姻。一个同学问我:听说在中国,你不可以拥有好几个孩子,是这样嘛?,听完我解释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她们都很惊讶,直接说,如果政府敢管我要生几个孩子,不许我的孩子出生,我绝对会直接开枪的。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一切不是我的错,原来我的孩子也是有权利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恰恰相反,是中国政府,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迫害了我,侵害了我的合法权益。


       在网上看到一些来自于中国妇权中文网的有关中国计生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201512月,我主动加入了中国妇权的义工队伍,在和义工们交往中,所见所闻更是颠覆了以往在中国受到的种种教育,我看到了很多在中国看不到的事情,知道生儿育女原是人的基本权利,强制计生是非人道的杀人行为,还了解了如何为自己和她人的权益发声,最重要的是,我明白这一切不是我的错,而是中国政府长期以来严重侵害我们的人权,也不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羞耻的是中国共产党代表的那个政府。我们必须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迫害的时候,勇敢站出来,把各自的经历分享出去,揭露中国计生政策的杀人本质。我今天在这里,不仅仅是表达我自己,更是代表千千万万被迫害的中国妇女,她们时至今日,依然无法为自己的身体,为自己的子宫做主。


      在今天的中国,遭受计生迫害的绝不止我一个,另一起强迫结扎的案例刚刚发生。 201728日,在云南省昭通市,市民胡正高和前妻拥有3个孩子,因为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当时他的前妻被结扎,同时也缴纳了高额的社会抚养费。 2013年胡正高再婚,与妻子又生了一个孩子。让他意外的是17年过后,他和妻子回老家过年,被老家当地计划生育小组,强行抓到镇政府并一直扣押到凌晨2点多,当地政府人员威胁他说,他只有2条路,第一条是立刻结扎,第二条是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她和他的妻子关押拘留15天。最后他被打了麻药,被送到镇政府的计划生育办公室进行了强行手术。而他的妻子也被拘留在派出所,直到他结扎结束,才被放出来。


      无数血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中国违反人性的计划生育的杀人政策依然在执行,依然在继续迫害妇女和家庭。



      中国政府于20151227日正式通过了二胎化政策,201611日起正式实施。很多人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彻底改变。事实完全不是这样。开放二胎政策以后,女性职业,产假,医疗卫生,教育各个方面的配套政策无法跟上。拿医疗为例,妇科、儿科医生严重不足。 2016927日计生委召开的会议上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仅2016年上半年,孕妇、产妇死亡率比2015年同期增长30.6%。也就是说,死亡率的陡升,无论是只能生一孩或开放生二胎,中国妇女的生命都没有受到尊重和重视。




      中国政府为了自己的利益所规定的错误政策,肆意侵害女性的合法权益,长期蒙蔽欺骗中国人民。还有千千万万的妇女,她们当中大部分人,没有我这么幸运,我来到美国,可以接触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接触到民主、自由的環境,可她们还活在内疚和自责之中,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有哪些合法的权益。她们為了多要一個孩子而痛苦掙扎著,遭受種種迫害却申诉无门。也正因为如此,我选择了站出来,发现我的身边,有许许多多的同胞,和我一樣都有一致的诉求,一样的声音。我相信,终有一天,中国女性可以真正成为自己身体的主人,掌控自己生育的權利,不再背负计划生育的大山,身体不再被政府和党所伤害,有尊严的生活。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