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4日星期一

看守陈光诚的详细情况

(维权网信息员文立综合报道2011.02.14)2010年9月9日,陈光诚从这个大监狱走进了神秘恐怖的小监狱。所不同的是大监狱中服刑的是他自己,小监狱中有她的妻子袁伟静和7岁的女儿“21世纪的小萝卜头”陈克斯。

2011年2月9日,网站播出了陈光诚的50分钟录像。随后传出陈光诚、袁伟静夫妇被殴打,陈光诚的三哥被传唤并受到威胁的消息,这让所有中国公民都亲眼看到了这个国家人权极其恶劣的现状,他们一家的安危牵动着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

近日本网信息员千里迢迢赶到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亲眼目睹了这个恐怖的东师古村的神秘面纱。但几经周折都难以进入村里。

东师古村位于沂南和蒙阴交界处,三面被山环抱,村子东面和北面被一条小河环绕,从外面几乎看不到树木掩映中的村庄。

陈光诚刑满出狱回到家中就被由当地政府人员、国保及政府雇佣的社会闲散人员近百人严密监控、软禁家中。东西邻居家各安装一台手机信号屏蔽仪,村子里装有摄像头。

陈光诚入狱后和出狱前,由镇政府工作人员近20人组成的工作小组,每天深入到家家户户,不厌其烦的给村民做工作说:“陈光诚是叛徒、是卖国贼,是汉奸。他的问题是敌我矛盾,任何人都不许帮他们一家,否则和他就是同案犯,后果和他一样。如果有外人进村发现了要及时汇报,听到或看到外面来人被打,要赶紧回家关紧门,天塌下来也不要出门,更不许到处说,否则被打活该。在外面有人打听陈光诚,就说不知道”。

起初还有村民反抗,为陈光诚的事这几年村民中多人被拘留,传唤,遭殴打。他们信息不畅通,消息发不出来,外面没有人知道,只能哑口无言,以至于后来他们听到“陈光诚”这个名字,马上惊慌失措,赶紧逃离。所以这些年几乎没有他们一家人的信息传出。

监控陈光诚的人员共有12个小组,分布在进村的各个路口,每组2-8人不等,分两班,每班24小时,每天工资100元,管吃,食堂设在双堠镇政府驻地,有多名厨师,每餐有专车专人送到每个监控点。据了解东师古村的最高长官村支书(陈光山)每年工资3000多元,因此监控人员的收入在当地是很让人“羡慕”的,这也是他们“兢兢业业”工作的主要原因。

驻守陈光诚家门口的两个组有20人,两个组长分别是双堠镇司法所所长李先强(砸珍珠车的人)和李先利(单位职务不详),计生主任张升和常年坐镇在此。统领所有监控人员的是当地有名的地痞张行健和潘**(老百姓私下称他潘仁美)。二人因在06年“成功打退北京律师团”中的“赫赫战功”而倍受当局赏识。

高行健,双堠镇小埠村人(东师古村205国道对面),除政府工作人员及国保外其余监控工作人员全是他的狐朋狗友和亲属。每天除工资外还另外补助90元,监控费用支出几乎他一人做主,外快收入颇丰,经常向当地客车承包商索要车票(做报销凭证)。他还承包了村里一大片地,收种全由看守义务为他劳动,其中有一部分种蔬菜,收获的蔬菜全部高价卖给监控人员食堂,当地人都知道他因看守陈光诚发财了,还买了轿车。

事实证明:山东省临沂市双堠镇地方政府中的一小撮恶势力利用权位,无所顾忌地践踏宪法、侵犯人权,毫无廉耻地堕落成黑社会流氓的行径,已经严重抹黑了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的人权形象,严重威胁着中国公民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存安全,给整个社会制造了普遍恐惧气氛,当此时刻,一切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中国公民,绝不会对临沂当局中的一部分非法人员自甘堕落的野蛮违法暴行坐视不理,绝不允许临沂当局少部分违法官员继续这种倒行逆施祸国殃民的恶行!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